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免费资料大全 > 忆袁世海先生在北京最后一次登台

http://ut-e.com/tt/245.html

忆袁世海先生在北京最后一次登台

时间:2019-08-23 22:41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忆袁世海先生在北京最初一次登台

  2002年3月31日是袁世海先生在北京最初一次登台。此日从家里到戏园子,再从戏园子回家,除了袁先生默戏及登台的两个多小时,接送伴随我一直未离袁先生摆布。因为有约在先,那天袁菁大姐(袁先发展女)和小海兄(袁先生次子袁小海)都是分头去的长安,我们在戏院后台碰头,散戏也是在长安分手。下面我就把这段亲历做个简单追想。

  2002年3月下旬的一天,我去拜访袁世海先生,听老先生给我讲1993年《九江口》的录像。分手时袁先生对我说:“您要有时间,过两天请您听戏。”我问谁的戏。袁先生答:“全本《连环套》,奚中路的黄天霸,我来窦尔敦。”我听完吓一跳,说:“您八十多岁还登台?”袁先生答:“没有问题,就十来分钟,几句念白。前边由长春和杨赤来。”我忙说:“好,到时候我来接您。”

  表演当日,袁先生嘱我下战书4点半到他家。我按时接上袁先生,从桂花地到开国门的长安戏院也就半个小时。路上我对袁先生说:“您87岁高龄登台,梨园史上也数不出几位。昔时孙菊仙89岁在北京虽唱过一次,可他耳朵曾经听不见胡琴儿过门儿。您此次太罕见,扮戏时我得给您拍点儿材料。”袁先生答:“那可太好了,您辛苦。”为此我另请了位伴侣帮我料理摄像机,我专司摄影。

  这出戏是晚上7点半开锣,袁先生上场时间接近10点。可进了后台不到5点半,袁先生就起头安排扮戏。换上水衣彩裤,登上厚底儿,坐下后打开彩匣子就拿笔勾脸。我在旁看袁先外行不抖,眼不花,一笔一笔稳练利落,不由赞赏老先生健魄。袁先生说:“我们这行要说勾脸,那得属钱金福老先生,钱先生的脸谱儿是全国一品。”袁先生日常平凡聊天措辞也带着范儿,嘴里相当有劲。钱金福是三庆四箴堂坐科身世,与陈德霖是师兄弟,一代武净宗师。特别以把子第一妙手和勾脸享誉伶界。

  勾着半截儿,来朱光祖的石晓亮妆扮齐备走进来了。他站在袁先生的椅子后头说:“先生,我跟您对对,您给我听听。”说完,石晓亮连做表带身材把朱光祖的词儿来了一遍。袁先生小声儿搭了几句架子,然后说:“嘚,挺好,台上见。”

  又过了一会儿,进来了,同样站在袁先生椅子后头说:“先生,我跟您对对。”袁先生、、杨赤是来前后窦尔敦,就对对脸谱儿。话没说几句,杨赤也进来了。杨赤是第一个出场,盔头髯口全戴齐了。我建议师徒三人合个影,袁先生站起身,穿上胖袄,在不大的化妆间里与两位门生照了合影。

  两头有个插曲挺成心思。在我拍袁先生勾脸时,突然进来小我,举起相机就照。袁先生当即说道:“劳您驾,我今儿个特地请了伴侣摄影,不烦劳您了,请回吧。”袁先生虽下了逐客令,这位不速之客仍是摁了几下快门儿。第二日我看《北京晚报》袁先生的表演报道,发觉所配图片就是不速之客摁的那张。十年后,在一个摄影圈子伴侣聚会场所,我瞧一人眼熟,他也用力瞧我,都感觉在哪见过面。过了一会儿他问我:“十年前,袁世海先生在长安唱《连环套》,后台摄影那位是您吧?袁先生真不迷糊,楞把我轰出去了。”我细心瞧了瞧他,又用力想了想。可不是,那天进屋摄影的就是他。言罢二人齐声说:“真是巧。”

  言归正传。袁先生勾完脸,盔箱师傅帮着勒头戴盔头,然后穿行头。扮齐了之后,我请袁先生到后台过道宽阔处拍几幅剧照。摄影时,袁先生做了几个身材,真是都雅。我其时想,《连环套》的窦尔敦,袁先生坐科时就与裘盛戎轮换着来,唱了七十多年,身材工架筋劲儿早已浸进骨血,站那儿就有,底子不消现找,并且边式标致,干劲十足。对比我拍的那些晚近花脸,高下立判。不服气不可。

  拍完剧照也就7点半,台上刚开锣,此时离袁先生上场还有两个多钟头。袁先生却对我说:“您的活儿完了,请您到前台听戏,我要静心默戏了。”一出唱了70多年的戏,老先生登台前还要留出两个小时默戏。人家成名角儿是有事理的。

  及至袁先生一登台,全场炸窝。几句念白,台下一句一开花(指彩声)。临下场,老先生楞来了个“跺泥儿”,又要下个合座彩。

  送袁先生回家路上,我边开车边揣摩该说些什么。袁先生却先问我:“您感觉怎样样?”我赶紧答:“真棒。”袁先生道:“有两点可惜。一是下战书家里来了客人,耽搁了剪发,盔头勒得不紧。二是小保姆把假牙弄得不合适,念白干劲儿不敷。”我心说,您那“虎势”炸音儿够脆也够瓷綳了,还干劲儿不敷?心里想,嘴里却什么也说不出。

  这就是前辈伶人的范儿。

  此为袁世海先生在北京最初一次登台。该岁尾,一代架子花袁世海先生辞世。

  石晓亮与袁先生对戏

  与袁先生对脸谱

  、杨赤与袁先生合影

  笔者在后台与袁先生合影

  与奚中路的敌手戏

  与石晓亮的敌手戏

  与奚中路的敌手戏

  与石晓亮的敌手戏

  笔者听袁先生说戏

  如许的错误,我原认为只要业余乐队才会犯,可怜的张火丁啊……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  声明:该文概念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消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供给消息存储空间办事。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,都是票友的最爱,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

  青衣商铺货物精选,都是票友的最爱,长按二维码即可采办

  冰与火之歌

  今日搜狐热点

  进入搜狐首页